Tuesday, December 25, 2012

2012 Review

一年过得太快了,又是年底review的时候。好像才review 2011不久。前两周,基本上都在谈话。2012,忙忙碌碌的过去了,传说中的世界末日终于没有到来,本打算世界末日homebase的,结果因为要跟老板开会,还是去了公司。
2012年,最重要的还是阿布飞速成长。是不是看看以前的视频,现在看阿布都是"大孩子"了。各种超乎想象得进步,或许因为我们都没有经验,阿布有什么新的变化,我们都惊叹不已,会说新的词语了,说唱歌就唱歌,尽管都不在调调上,我背诗,阿布也能借着背,尽管只有几个字可以分辨出来。可以在书架上找到要找的书,竟然还在我之前先找到。满屋子乱跑,就没个闲着的时候,什么事都缺不了他。昨晚平安夜,我也抱着阿布,伴着音乐跳舞,阿布就安静的趴在肩上,当音乐停止了就哼哼示意一下,到下一首开始了,又把头搭在了我肩上,继续享受。还把阿布放在床上,安静的给阿布讲圣诞节,讲圣诞老人。阿布也瞪着大眼睛,安静的听着。十几分钟之后,终于还是忍不住叫妈妈,或许觉得他爸爸太罗嗦了。阿布妈一出手,几分钟就哄阿布睡着了。每天最安逸得时候,就是和阿布靠在沙发上,举着各种书给阿布讲故事。
工作上,2012带了新的团队,经过好几个月,也终于一切步入正轨。感谢新的,老的团队成员,很感激大家真的能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情,也对我充分信任。新的一年,为team争取更多,不论发展还是薪酬。
回家睡觉了。

Sunday, December 09, 2012

无题

好久没写点什么了。
阿布每天都有心本领,尤其是沟通能力。说什么都能明白,也能很好得表达自己的意愿,当然有些还得靠猜。阿布能叫爸爸,妈妈,奶奶,姥姥,能发的音很多。基本上是不是就重复一下我们不经意说的词,整体音调还是很靠谱的。就是调皮,把奶奶,姥姥,妈妈折腾得够呛。妈今天回温州了,前段妈来确实帮了大忙,妈哄阿布睡觉也很有经验。基本上奶奶出手,总能把阿布哄睡着了。阿布奶奶一会去,我还有点担心老婆和丈母娘会手忙脚乱一阵子。今天老婆说阿布脑门磕了个包,唉。现在整天上班想着家里,在家想着工作。有时候想,要是我天天在家陪阿布,估计也得被累趴下了。老婆上班不上班,还没定下来,希望能安心在家待一阵子,我也放心些。
工作上,又是一年评估时。一年转眼就过去了,今年尤其累。各种变化,调整,郁闷。还好,团队成员们都很棒,跟大家一起工作也是很开心的事。希望今年绩效评估能给我个高点的分。
等于鹏祖,等了一个多小时了,这家伙就是个不靠谱。饿死我了。

Wednesday, October 17, 2012

无题

前几天,阿布可以自己站起来,走一步。前天老婆发短信说,阿布自己可以走六步了。自从阿布自己能站起来,没事就站起来冲着我们笑,好像在炫耀,每天都进步神速。昨天回家,阿布自己站起来走到了沙发旁,而之前老婆还打电话说,能走九步了。
昨晚楼上的小姐姐妞妞来家里玩。妞妞4岁,喜欢翻看阿布撇的到处都是的书。看完一本,放在一边,阿布就跑上去拿起来看。妞妞跑到沙发上,阿布也也跟屁虫一样,爬上沙发。还拿本书给妞妞,结果妞妞自己看自己的,头也不抬。我只好过去接过书,怕阿布伤了自尊。哈哈。晚上老婆抱着阿布准备洪水家,阿布就哼哼唧唧想下地,没让下来,接过就尿了一身。

Sunday, October 14, 2012

写点什么

今天阿布去游泳了,游了十几分钟哼哼唧唧的不高兴,干脆就抱出来,洗澡,穿衣服。然后坐在推车上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,嘟噜个嘴,还眉头紧锁,想事情呢?
阿布1岁两个半月了,会发的音也多了,连“哆来咪”都能跟着调调“得得得”出来。前两天突然能自己站起来了,现在没事就一撅屁股,自己就站起来了,站一会在自己坐下,是不是能跌跌撞撞走两步。应该很快就会走路了。我从Amazon美国买了6桶奶粉(9-24 month),好像买多了,估计两岁的时候吃不了多少。现在还没断奶,而阿布妈打算母乳坚持到1岁半以上。
老婆之前联系的什么做图书的网站,去跟人家面试了两次也没定下来,还要面试第三次,老婆也快受不了了,到底什么情况。要是老婆继续工作了,还得把妈再请来,和丈母娘一起照顾阿布。尽管俩妈或许会有矛盾,这也是最稳妥的办法了。
我的工作,就是个费脑子。自从大老板让我做BJ TIM的发展计划,我基本上就没睡过踏实觉。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。天天脑子里好像两个小人在不停的辩论,今天说应该这样,明天就反驳不能这样,然后就这么无止尽的进行了1个月。硬着头皮写了十几张slides,也不知道成不成,得赶在老板去米国前搞定了。今晚再继续吧。
姐姐,贝贝昨天来北京了,准备复查,妈妈也来了,要帮姐收拾房子。在我这住了一晚上,早上就去姐那边了。我想让妈在我这多住两天,可能还是觉得房子不大,跟亲家母一起还是有点不太自在,希望是我多想了。

Tuesday, September 18, 2012

No idea

还有两个小时跟老板谈部门发展,半个多月过去了,依然没有头绪。怎么办啊?一页slide都没做出来。

Friday, August 31, 2012

阿布

阿布,你跟妈妈回兰州有些日子了。我只能每天看你妈妈发来的相片,打电话听你妈妈给我讲你有趣的事情,吃的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,学会了什么新的本事,有没有闹腾,有没有什么不舒服...... 去了趟会宁,你都和妈妈都晒黑了,不过看上去更man了。
自从有了你,爸爸的重心就一下转移到你这了。有时候,真想天天陪着你,看着你一天天长大,不上班了。可是还得得努力奋斗,为你创造更好的条件,让你能快乐,健康的成长。阿布,亲一个。

Tuesday, August 28, 2012

老婆打电话来,一听口气我就知道肯定跟丈母娘吵架了,让找个保姆。到底咋办呢?

Tuesday, August 21, 2012

想阿布了

早上一起来,就忽然特别想阿布,我想买机票飞回家看阿布去,或者跟老婆说早点回来吧。我想阿布看着我"嗯,嗯,嗯"得指着一个东西让我那,每次给阿布说话,他还能很适宜的"嗯",好像表明他在听你说话。还想下班的时候,看见我进门就快速的爬到我脚下。阿布在会宁应该玩得比较嗨,一定很好奇,到处都看不够,真的是亲近大自然啊,黄土,向日葵,蓝天,院子,土豆,玉米,这些应该比家里一顿玩具更有吸引力。看了老婆发来的相片,阿布真是个西北娃,透露出浓郁的乡土气息。阿布和阿布妈,想你们。
继续工作了,昨晚没睡好,早上来就有点瞌睡,strong coffee伺候

老婆从老家发来的

八月二十日,天晴,云厚。阿布早睡,抱阿布晒太阳。黄渠放水,阿布握向日葵花观水,阿布甚欢喜。午后,云渐黑,下阵雨,雨大而急,片刻即停。于园中摘西红柿辣椒数枚,后又蒸洋芋,包谷各一锅,与妈妈,三姨,博博,阿布大快朵颐。
傍晚,乌云拢聚,又落骤雨,院中观雨。雨停,日色渐薄,炊烟升起,鸦雀归巢,哇哇低飞,阿布于上房安睡,博博于院中嬉戏,皆欣欣然。雨又落,成淋漓之势,天走银蛇,雷声隆隆,风声飒飒,地面积水成流。伫立檐下,感时应物,不免心中怅然。

Monday, August 20, 2012

Swimming

老婆和阿布不在的日子,一个人很无聊,在附近发现了一个游泳馆,于是办了张30次的游泳卡。从办卡到现在1星期游了8次。正好家里停热水了,洗澡的问题也解决了。
本想报个游泳班学学自由泳,但是还得受课程的时间限制。干脆从网上找了自由泳的教学视频自学了。跟着视频学,3次下来,倒是可以游了,就是姿势还比较不协调,也有点费劲。看视频,继续改进吧。

阿布在会宁

老婆带阿布回会宁老家了,去看看他妈妈从小生活的地方,亲近一下一片黄土地和满天繁星的夜空

Thursday, August 16, 2012

备忘录

回顾过去的两个星期:
上周二,随阿布,老婆和阿布姥姥回兰州。老婆辞职了,带阿布回老家住上一个星期。在兰州的日子对我来说很是惬意,天气凉爽,不像北京那么闷,正好妈妈也在兰州,爸倒是之前就去温州了。每天去老婆家陪陪娃,中午吃个牛肉面,晚上吃吃烤羊肉。有一天跟小学同学聚了聚,喝了大半天的酒,大家还是没变。阿布在姥姥家倒是精神,大大的房子到处爬。回兰州的时候忘了带驾照了,开始没敢开车出去,不过后两天也不管了,好像路上也没警察查驾照,就开着姐夫的车压了下兰州的马路(交通状况堪忧)。
前天老婆打电话说阿布缺锌,缺钙,因为家里来了客人正好是医生,看出来阿布有缺锌缺钙的症状。我和老婆着实难受了一阵。赶紧补吧。上网看了看,缺锌,缺钙好像挺普遍,尽管如此,我们也不想让阿布缺啥。发了一堆食谱给老婆,阿布每天的饮食得注意些了。每天也给阿布喝葡萄糖酸锌,钙。希望阿布的症状可以很快缓解。
周末回北京了,姐带贝贝回北京复查,下了飞机,就跟他们吃了顿超大披萨。检查结果出来了,挺好,没复发。贝贝胖了一点,精神状态也好些了。接下来,姐夫去成都出差,姐带贝贝也去成都。希望这次移植能有效果。
一周没上班,还是很想念同事们,从兰州机场买了两袋甘草杏(我就爱吃这个)给大家。接着跟大大老板谈了tim发展的问题,比较费脑子。大大老板问了心里有没有key staff一定得留住的,我说有啊,早想好了,就地,文森特(我觉得他会走的,尽管),卡人,黛米,卡谬,围棋,海蒂,艾瑞克... 老板回一句,你说的名字,我怎么大部分都没听过。好吧,我知道其实就是问问。接着问个人发展。一讨论到个人发展我就迷茫,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想发展成什么样。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阿布茁壮成长,贝贝能稳稳当当,team能很好发展,大家都高高兴兴,有个好的pay,我也有个不错的pay,之于未来的打算。事业上,好像没什么打算了,唉,太没追求了。或许为了更高的工资奋斗?或许自己开个公司去?期望能当上Director?
一个人在北京才几天,就觉得无聊。一下班说不了几句话,给老婆打电话,总也听不到。就希望老婆每天给我发发阿布的相片。晚上在小区咖啡厅做到11点回家睡觉。昨天晚上,2小时给车换了个个音响,彩屏,触屏,6CD。淘宝上买的650元。 档次马上提升了好几个级别,很有成就感,还能直接连接iphone放音乐。
黛米约了周末和小溪一起去看卡人和她可爱的baby,网上买了费雪的玩具,希望明天能送到,送不到的话只能之后再快递过去了。

Wednesday, August 01, 2012

阿布1周岁

去年的今天,阿布出生了。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1年过去了,阿布也长大了不少,现在会叫会爬,会撒泼打滚了。今天一大早,爸爸就给发来短信,祝孙子生日快乐,也问问我当爸爸的感觉。我能有啥感觉,高兴呗。每天下班抱着儿子就高兴,跟着满地爬。阿布时不时跟你傻笑,或者想干点啥坏事,回头看你的眼神。希望阿布快快乐乐的成长。我跟老婆也努力给阿布创造良好的环境,让阿布可以身心健康。现在郁闷的时候,看阿布从刚出生到慢慢长大的相片就高兴。现在偶尔可以叫爸爸了,是不是自己罗里罗嗦得不知道在说啥。没多久,就可以跟我聊天了:)

Thursday, July 26, 2012

跟不上

阿布现在处在到处探索的阶段。每天到处爬,我就是挡在他前面,他就左转右转甚至使劲钻你的空隙,就是要去他想去的地方--桌子底下。我实在挡不住就不当了,他爬到桌子底下,我也爬到桌子底下,确保他不会把头碰到桌腿上,或者想站起来把头碰了。一顿晚饭吃的,我就上上下下跟着他爬来爬去,基本上也没了胃口吃饭了。小伙子精力就是旺盛,三个大人都陪不住。
现在周末,只要天气好,老婆就嚷嚷着带阿布去公园转。每次去公园,一半时间,阿布都在推车上睡觉。哈哈。

Monday, June 11, 2012

阿布妈妈的记忆

朝阳公园 我的身旁有两棵树,一棵是杨树,另一棵还是杨树(鲁迅先生别骂我)。在如此晴爽的初夏午后,躺在杨树洒下的绿荫里,看着透过繁盛的树叶晕出的斑驳光影,看着树冠旁风吹流过的云片,耳朵里是不知何处传来的布谷鸟的叫声,这还真教人有些恍惚。我是有多久没这样躺下来安静地看看天空了?
沿着紧挨着院墙的半秃的黄土梁的边缘看上去,天空很高,也蓝得特别干爽。总有很大的积雨云凝成一团随风变幻,好像在天上画画。画里的阳婆一会躲在云里,一会钻到云外,地上的我和大黄狗以及母鸡们也一会在云里,一会在云外。这样的阴晴不定,几个回合下来就让人眼皮发酸,昏昏欲睡。可就是没有雨落下来
到了傍晚,村子里的炊烟就升起来了,几十户袅袅地、在渐弱的天光下相互呼应着。就像外奶家后院牲畜圈里,那头温顺的草驴口渴时发出的叫声,延绵着,带着回响,让人放心不下。晚上,吃饱了西瓜再出来看时,满天的星星就落了一幕,那里的银河是真真切切看得见的,一条璀璨的银色带子,闪着摄人心魂的光。看久了照例还是会犯困,这时候外奶就从亮着明灭不定的灯光的上房门里迈出来,伸着手招呼我的小名,让我上炕睡去。凉爽的土炕上早已铺好一床被子,带着土香,并且还残存着冬天填热炕的窑草的香味,伴着我昏昏睡去。我多希望阿布日后也能有与妈妈相同的记忆,那源自母辈血统的关于黄土高原的温暖记忆。




发自我的 iPad

Sunday, June 10, 2012

记忆

标题本来叫日记,想想记录的不是今天,而是最近一些日子,改成记忆吧。
阿布每天都在成长,每天都有新的发现,他的世界会越来越大。阿布注视你的眼神也越来越充满思考。全家每天就是围着阿布转,大家都把自己的心放在了阿布那里。
工作上,自然很忙,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挑战。我也不知道方向到底在哪里,能做的只是每天努力工作,带着团队快速成长,即使哪天公司架构变化,大家在圈子内也能有竞争力,找到好的东家。小溪辞职了,去了拜耳。没什么好说的,拜耳确实口碑很好,比起来我们公司实在没有竞争力,只能祝福小溪,也尽力稳定团队,为大家争取更多的福利,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。尤其是卡人,呆米和卡缪。让人头疼的露丝还得再想办法。

Friday, June 08, 2012

阿布第一次发烧

上周三晚上,其实是周四凌晨3三点多,老婆给我打电话,说阿布发烧了,38.5度。我迷迷糊糊说别着急,继续观察。因为之前已经查过不少幼儿发烧的资料,也知道阿布迟早要经历感冒发烧。也了解过6-10个月的90%以上发烧使幼儿急诊。赶紧起床,去小区的药店买了小孩用的退烧药-美林。回到家里是4点多。家里灯火通明,老婆和丈母娘在帮阿布物理降温。退烧贴已经贴在阿布的额头上了。再测测体温,还是38度多。毕竟第一次发烧,大家都很紧张。丈母娘一再催促应该上医院。我和老婆知道,这种情况上医院就是排队,医生给降温,然后就是用抗生素。第一,阿布没其他症状,第二,我们是在不想让阿布扎针,第三,抗生素不要用得太早。就这样,一直顶着压力。
周四白天,阿布的问题一直在38.5以上,偶尔上39度。我请假在家陪着。期间,我也快坚持不住想上医院了,老婆倒是比较淡定,从网上不停看其他妈妈的经验。我又出去买了个泰诺林,因为从网上查,好像泰诺林安全性更高些,虽然退烧不如美林快。我们给阿布洗了几次澡来降温。阿布这一天特别粘他妈妈,兴致不是很好,哼哼唧唧的。
周四晚上,一度烧到了39.4度,我们给喂了一次泰诺林,体温倒是降得挺快,不过也在38度以上。周四一晚上依然在是不是温水擦身子。老婆基本上又是一晚上没怎么睡。
周五白天,阿布继续发烧,一家人都没精神,我继续请假在家陪着。丈母娘无数次要去医院,老婆倒是有点顶不住了,我这次是坚持没去,因为看起来就是幼儿急疹,再等一天看看。
周五晚上,阿布又烧到39度以上,洗了澡还是没怎么降。决定喂药,这次费了半天劲也没成功,折腾了一圈后发现体温下来了点,也不用吃药了。
周六,阿布的体温终于降了,37度多,我们也松了口气,抱起来身体没前两天那么烫了。阿布精神也好多了,到处乱爬。不过还是比较粘他妈妈。这两天饭也没好好吃,就是吃奶。应该出疹子了,可是我们没看到大面积出疹子,只是脖子上有一些。接下来几天,疹子是出点退点。不太像网上看到的出的全身都是。这样也好,不会让阿布太难受。
周日,因为洗澡的问题,丈母娘跟我翻脸了。因为天热,湿度大,我坚持给阿布洗了澡,丈母娘就发飙了,到处打电话控诉我拿儿子开玩笑,表现得也让我很无法接受。默不作声吧。
一周过去了,对阿布,我还有老婆都是一次考验,阿布发烧的时候,我们真是身心俱疲,阿布好了,也且都好了。

Saturday, May 26, 2012

阿布妈妈写的《阿布睡觉记》

睡觉是宝宝的头等大事,关系到长肉肉、长个子和大脑发育等一干重要问题,马虎不得。阿布小时候有黄昏焦虑,到了晚上都要哭闹一番才能入眠,为了哄他睡觉,全家总动员,各自祭出法宝。奶奶――紧摇歌声法,用胳膊紧紧搂住阿布,不辞辛苦地一边拍一边晃一边来回走动,一边用甜美的歌声――从《妈妈的吻》到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等经典曲目轮番上阵――施以麻痹(奶奶是省医院合唱队的高音部,一般歌儿那都是随便拿下)。姥爷、姥姥的松弛哼鸣法――宽松地抱着阿布,抱着"你想动就动,但你最后肯定是要睡着滴"的决心,站定(或坐定)一个地方轻摇,同时持续轻声哼鸣并辅以老家的歌谣,根据阿布的状况(或迷离或挣扎)调整音调和频率以达到催眠之功效。爸爸的卡门+唐僧法――小心翼翼地抱着阿布,一路轻颠并摇晃,配以歌曲《卡门》――"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,一点也不稀奇"――唉,天知道他为什么选这首,这不影响阿布未来的爱情观嘛?如果还不管用,他就用最让妈妈头疼的唐僧劝导法,开始给阿布做思想工作,往往说着说着阿布就自动着了,可见爸爸功力已入炉火纯青之境。妈妈的歌谣喂奶法――妈妈产伤较重,前期卧床不起,所以,阿布小的时候基本没怎么抱过他,现在想来都遗憾的要命。等比较频繁地抱阿布时,他的小脑袋已经基本可以竖起来了。妈妈轻轻托着阿布的小屁股,把他的小脑袋放在自己肩上,再用下巴依着,走走拍拍,同时唱自己编的歌谣:阿布布,乖宝宝;乖宝宝,睡觉觉;睡觉觉,做好梦。梦见什么了?梦见花儿了,梦见草儿了……基本上,等梦见大海和草原以后,阿布就睡着了。如果还没睡踏实,就把迷迷糊糊的他放床上奶着睡,吃得香香,也睡得香香。没办法,妈妈就是有先天优势,别人学不了,哈哈。

Saturday, May 05, 2012

检讨一下

今天在阿布面前对老婆发飙了,实在是不应该。以后一定记着不能当着娃的面吵架。

Wednesday, March 21, 2012

无题

今天请假一天,实在不在状态。绩效的评分出来了,有点小失望。目前的团队也有点不稳定。累了,休息一天吧。还得继续收邮件。为了阿布和老婆继续奋斗。

Thursday, March 08, 2012

日记

阿布每天都不一样。这几天叫的声音都在天天变化。或许他自己发出的声音都觉得好奇。

Tuesday, February 28, 2012

无题

做了父亲后发现我如此胆小。今早上阿布睡觉从床上掉了下来,其实床也不高,他哭了一声,姥姥抱起来哄了一下就对着我笑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可我却非常害怕,尤其是看到阿布姥姥把哭着的阿布从地上抱起来的瞬间,然后就是暴怒,竟然对着丈母娘发火,也怒呵老婆赶急辞职。这两天写稿子晚上也法好好看孩子,早上喂完奶也忘记把阿布周围挡好被子。心情非常差,早上干脆请假在家,看着阿布还安心些。

Sunday, February 26, 2012

抑郁

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,心情很差,觉得这个社会非常糟糕。权钱社会,有权利,有钱,或者流氓当道,普通百姓混得实在艰难。到底怎么了这是。这个国家不再是人民的,或许就一直不是人民的。完全没有了道德的约束,法律,那都是服务于特权阶级的。唉,忽然觉得毫无保障,也为未来担心里,我怎么去保护我心爱的妻子和儿子。

Saturday, February 18, 2012

Wednesday, February 15, 2012

特别的一天

晚上在电话会,吃过饭就出门开电话会。晚上老婆打电话来,说阿布刚才叫了声“爸爸”。第一次说出了我们能分辨的词,果然先叫的爸爸,哈哈。顿时兴奋不已,真想立刻奔回家。会叫爸爸了,尽管当时爸爸不在身边。

Tuesday, February 07, 2012

日记

转眼半岁了,阿布可以也比以前大多了。晚上睡觉没那么费劲了。自己在床上可以翻滚着玩好久。要是叫他还能转过来看你一下。

读书郎

爱读书的阿布

Tuesday, January 24, 2012

2012

今天去看了姐姐和贝贝。每次实在不忍看贝贝,短时间总有比较大的变化。现在瘦瘦的,脸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。姐悄悄跟我说,移植后,贝贝的检查结果不好,这个消息也没告诉妈。每次都充满希望,每次都被现实无情地打击。贝贝每天就上网打游戏,大家也没什么奢望,天天上网打游戏开心也好。从姐姐那出来,昏昏沉沉,关于贝贝的未来也不敢细想。也不敢问姐姐,姐夫未来的打算。难道真的过一天算一天?
实在想不通,干脆到肯德基喝杯咖啡,唉:(

Tuesday, January 17, 2012

记录

忙里偷闲,随便写写。下周就过年了,同事们稀稀拉拉开始休假了,办公室里也少了平时忙忙碌碌的气氛,大家都准备过年了。
今年过年不一样,多了一名家庭成员。继续在北京过年了,姐和贝贝也在北京,爸妈或许在十五的时候来北京看孙子。阿布已经5个半月了,看着过去几个月的相片变化好大啊。现在需求也多了,也开始呜呜哇哇的叫唤了,也不知道他都在说些什么。自己看着天花板也能自言自语好一阵。娘子还是那么辛苦,晚上睡不好觉,阿布总是醒来,翻滚,吃奶,说话。娘子也遇到了事业的第二春,打算年后去看看新的机会。照顾阿布的重任就落在他姥姥身上了,我们打算请个保姆或者老家找个亲亲来帮忙,要不他姥姥一个人可吃不消。
2012年,团队的组织结构又要变化,人数会更多,担任的职责也等多,希望新加入的同事们都比较靠谱。global还是省钱,有时候在担心说不定那天我们部门也得裁员,尽管现在来看,中国还处在发展阶段,相比较欧洲和美国都裁员两轮了。亚历山大啊。

Monday, January 09, 2012

无题

或许咖啡喝多了,睡不着。今天参加了北京校友会成立大会,见了同学,师兄,师弟,师妹们。从师兄那里得知徐师姐检查出甲状腺肿瘤,前不久刚做了手术,甲状腺切除,希望师姐早日康复。

Sunday, January 01, 2012

新年快乐

2011,迎来了我们的阿布,感谢上苍。我们的生活也因此完全不同。感谢老婆一年的辛苦付出,我也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为了老婆和儿子的幸福,努力吧,混蛋。
2011年工作上也有了很大转折。有了一个全新的team,每个人都非常棒。感谢J老员工,更感谢一大批新人。相信你们会在这里有很好的发展。我也在2011得到了晋升,三年啊,终于到了senior level,2012继续努力。
希望2012家人都健康,顺利。